人間異語:燒死人像燒垃圾,感恩自己還有一口氣在!

怎麼有勇氣到火葬場工作?

為什麼不敢來,死人最不可怕,雖然不會跟你說謝謝,但乖乖聽話,不會亂跑,不像活人不知何時會陷害你。我們殯儀館的冰櫃只要5成滿,就有300個靈魂,你想那種場面多大?

很可惜我沒看過鬼,有時值班一個人睡在火葬場,以為看到鬼影,但走近看,都只是白布或樹枝。我平均每天燒48具遺體,這工作像開飛機,只是這機票都是one way,最尷尬的是遇到朋友,因為不是他,就是他親人離世。

遇到辦喪禮的好日子或農曆七月前夕,上天堂的登機口會突然擠進很多旅客,有辦法的家屬會走「公務門」,我們只能照上面安排,調整焚化爐的溫度和壓力,讓平民小老百姓燒快點,我會不平,覺得死人沒尊卑,為何我不能把某些遺體慢慢弄好?

怕看中秋節烤肉,從焚化爐的觀測窗看,燒半小時後是焦黑帶皮,一小時後就剩扭曲的骨頭;有些燒不到的部位,比如背後,我還要幫他翻一下。剛到火葬場的第一個月,一直看曾經活生生的同類燒焦,會很怕看到生肉放在爐上的畫面,還跟老婆說中秋節不要烤肉。過了半年,我開始覺得這只是燒垃圾,因為台灣習俗很糟糕,陪葬品比遺體還多,燒完後常找半天還看不到遺骨。

我從來不覺得我的工作是神聖,你不要的東西是不是垃圾?國外很多社區的暖氣都由火葬場提供,希望台灣火葬場也能做汽電共生,回收熱能,至少讓我覺得自己較不像燒垃圾的工人。

印象最深的火化經驗,曾火化國小同學。他涉嫌暴利討債,今年中因被警方追捕而舉槍自殺。我看電視新聞是同名同姓,心裡千百個希望那不是他,在網路上查遍資料,也到葬儀社打聽,就是沒勇氣直接找家屬確認。一個多月後,我看到當天火化名單有這個人,跑到靈堂看照片,發現果真是他,很震撼,但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他上香,祝他好走,然後慢慢地、好好地為他火化遺體。他都自殺了,情治單位為確定死因還解剖,鋸開頭骨,把腦拿出來,看那畫面你會感覺人很不值錢。為他火化那刻,我回憶起跟他互動的情景,很感慨:我們同年齡,他已化為白骨,我還站在這裡,我們從哪裡變成兩條不同的路?我認為同學的遺體也是垃圾,這很殘忍,卻是我心裡最真實的話。

很多名人都在我手中火化,感覺沒什麼差別,頂多只是看到他們家屬,發現原來這些電視上的人長這樣。有一口氣在真好--每天站在生命最終的里程碑。有一口氣在真好--還可以回家,一旦生命結束,什麼都沒了。未來對我太遙遠,去想何時股票會漲、景氣怎樣都沒用,不如有空盡量陪我小孩玩。

要是我掛點:
一、不要陪葬品、進冰庫,也不用看日子。
二、死後3天內就火化,希望能進家族的祠堂,樹葬、海葬、溪葬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三、就是不要放靈骨塔,據殯葬管委會統計,靈骨塔的
骨灰罈平均放50年後就沒人理了。


人一生出來就開始倒數計時了,

好好的活吧!活得對得起自己!

創作者介紹

旅遊、風景照片欣賞

aaaaaa5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